關閉
【5月21日參神路線改動安排】
黃大仙祠將於5月21日(六)上午進行「赤松黃大仙師寶懺」。當日上午7時30分至下午1時,祠內第一參神平台將會暫停開放。期間,上香區及求籤區將改設於第二及第三參神平台。前往三聖堂和盂香亭的參神路線亦會調整,入園善信敬請留意現場的指示,多謝合作。
參神路線改動詳情如下:
日期及時間:2022年5月21日,上午7時30分至下午1時
封路區域:第一參神平台
上香區:移至第二參神平台 (十二生肖銅像)
求籤區:移至第三參神平台
臨時改路措施實施期間,黃大仙祠內人流預計會較為擁擠,請注意及遵守在場職員指示。 如有不便,敬請原諒。
關閉
【太歲元辰殿免費讓犯太歲人士入殿參拜安排】
於4月21日至5月29日期間,凡生肖屬虎、猴、蛇、豬的善信,入殿時只需出示身分證明文件,均可以免費進入「太歲元辰殿」參拜,祈求太歲星君庇佑,是年事事順遂!

太歲元辰殿開放時間:
每天上午8時至下午4時30分

請注意:所有善信進入黃大仙祠前必須掃描安心出行及疫苗接種紀錄/ 醫學豁免二維碼(即疫苗通行證)。

宗教事務

宣道弘法 廣結善緣

監院隨筆

2021 年 9 月 22 日

園繫香江.監院隨筆 (八十九) ——國恥
      為進一步提高本園黃大仙祠的道教文化氣息,並向普羅大眾推廣道教文化,本園文化委員於2020年1月15日開始,在《東周刊》開設欄目《園繋香江》系列,首階段訂為《園繋香江 · 監院隨筆》,邀得本園黃大仙祠監院李耀輝(義覺)道長分享有關道教文化文章。

 
   第八十九輯已刊載於《東周刊》第943期,9月22日出版,相關之文章主題為〈國恥〉,歡迎大家閱讀。

C943_ADC V2

     恥,就是令人羞辱的事;國恥,乃國家蒙受的恥辱!最近本人收到一位讀者黃維溢先生的來信,他是一位錢幣收藏家,贈送一枚「昭和貳叄年征支紀念幣」給我,並提供了相關的歷史資料。我閱覽後,感慨這是一段國恥的歷史印記!

     何謂國恥?岳飛在《滿江紅》曰:「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讀過歷史的人都聽過「靖康之難」,金人擄走了宋徽宗、宋欽宗、一眾皇族,及眾多官員等;而金軍所行之處,燒殺擄掠,姦淫婦女,百姓要割餓殍為食。在金國內,金人命令宋徽宗和宋欽宗等身披羊裘,袒露上體,到金太祖廟宇行「牽羊禮」;並分別賜兩位皇帝為「昏德公」及「重昏侯」。後來宋徽宗欲懸樑自盡,幸及時獲救,與欽宗抱頭痛哭。不久,徽宗病死,欽宗則被迫打馬球,因不善馬術而摔下,被亂馬蹄踐踏而死!這種侮辱深深刺痛大宋子民,那就是「國恥」!

    據資料顯示,「昭和貳叄年征支紀念幣」是緣於上世紀日本攻打上海的歷史往事。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軍以「虹橋機場事件」藉口下挑起戰爭。兩日後,日軍統帥部下達命令組編「上海派遣軍」,任命陸軍大將松井石根為司令官。十一月九日,上海淪陷。十二月一日,松井石根帶兵攻打南京,十二月十三日南京淪陷。日軍開始在南京及附近地區進行長達數月的大規模屠殺、搶掠、強姦,史稱「南京大屠殺」。「征支紀念幣」就是獎勵這些日軍戰功的「慰問幣」!

    本人手上的銀鑄「征支紀念幣」,重約二十五克,是日本的「上海派遣軍」鑄造。紀念幣正面是一頂日本陸軍鋼盔,步槍與指揮刀交叉,左右鑄「征支紀念」。(征支,即征服中國的意思,當時日本人把中國稱作支那。)上方是昭和拾貳三年,即一九三七年至一九三八年,下方刻「上海派遣軍從軍」。背面是海洋帆船圖案及標示「壹圓」。日本的「上海派遣軍」為紀念「征服支那」,強令上海造幣廠中的工匠技師為其設計雕造了一具佔領軍文字圖案的銀幣鋼模,並利用廠裡遺留的白銀原料,鑄造了數個版本的「征支紀念幣」,發給那些「上海派遣軍」。後來,白銀原料都用完,他們再使用銅料繼續鑄造,所以現存的紀念幣又分為銀、銅兩種質地。這些紀念幣並不流通,只作體現戰功,但對我中華民族來說卻是一種國恥的印記!賞賜給的日軍都是雙手沾滿我國同袍的鮮血!

    本人深切愛國,以身為中國人而感到十分自豪。不過,自問對政治不感興趣,只深信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的名言:「不管黑貓白貓,能捉到老鼠就是好貓!」不論是甚麼政黨也好,只要為國家好的就是最好!現時我國的發展一日千里,人民生活素質得到大幅改善;從這枚「征支紀念幣」回望過去,如果我們的國家積弱積貧,我們便是任人魚肉的奴隸,尊嚴也會被奪去。因此,國家強盛,人民才有好日子!從紀念幣上的「征支」二字,可見當時日本人曾經妄圖征服整個中國,而這枚「征支紀念幣」正好讓我們警惕軍國主義的野心!也讓我們下一代不忘國恥,忠愛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