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事务

文化承传 非遗保育

黄大仙非遗保育

游子安
珠海学院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中心

author


从香港传扬世界的黄大仙信仰

        香港地道的宗教民俗「黄大仙信俗」,2014年成功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是香港地区首次以神仙信俗列入国家级「非遗」,而其他项目多属节俗丶表演艺术类。黄大仙信仰发展出宗教与慈善结合的特色,在香港以至海外华人社区广为流传。

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香港黄大仙信俗 

*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香港黄大仙信俗(啬色园提供)


源自浙江 显迹香江

        黄大仙信仰初起於浙江金华地区,明清之际传入岭南。从番禺始基,花埭弘扬,西樵迁化,香江显迹,港澳流播至今一百多年。1915年,西樵普庆坛的梁仁庵道长将黄大仙画像带来香港,力行「普济劝善」,传入香江刚届百年,得道多助而列入国家级「非遗」。1921年与冯萼联等道长择竹园村现址设坛,初名「赤松仙馆」,以「普宜坛」为坛号,八月正式成立「啬色园」作为管理机构。1925年,始定名「赤松黄仙祠」。

        非物质文化特点是以人为载体丶以人为主体,传承和延续主要靠传承者的口传心授丶代代相传。香港黄大仙信俗传承团体为啬色园,近百年来,贯彻黄大仙「普济劝善」之宗旨与「有求必应」之厚德。难能可贵的是,清末以来至1960年代,广东三间黄大仙祠相继废圯,在近现代传承过程出现断层;而啬色园普宜坛成为硕果仅存供奉黄大仙的祠庙,一直薪火相传至今,延绵道脉,成为与香港社会同步成长的着名祠宇。


背枕狮山 区以神名

        黄仙祠选址,座北朝南,位於九龙半岛正中,背枕狮山,面对炉峰。建筑物的整体已取得了雄山持护丶安稳泰然的架势。大仙祠所在的竹园,本属市郊,战後内地大量移民涌入,成为人口密集地区,黄大仙下邨於1957年落成,带来地区面貌的巨变,黄大仙祠成了沧海桑田之地标。到1969年,此地发展成为一个新的社区,更以「黄大仙」命名。把一个地方行政区贯以神名,黄大仙区肯定是空前的,「地以神名」所反映的除了大仙祠作为名胜的地标作用,也是对其「普济劝善」善业的肯定。及後,地下铁路观塘至油麻地线的列车服务,在1979年通车,设黄大仙丶彩虹丶钻石山等车站。仙祠位於地铁站出口,交通更为方便,此地利条件在全港庙观之中可说是得天独厚。


宗教与慈善结合 普济劝善的典范

        啬色园黄大仙祠既与时并进,又不失既定宗旨,多元社会服务的开办,是由传统祠庙蜕变到现代宗教慈善团体的一个典范。「普济劝善」是香港黄大仙信徒一直遵奉的信仰原则,早在清末建坛时已经确定。1924年啬色园於九龙西贡道首创药局,赠医送药;及後推行慈幼安老服务;以「劝善」的原则出版善书及兴学育才。在香港这样一个移民社会中,普济劝善原则的长期奉行,使黄大仙信俗代表了广大香港市民对慈善的礼敬和亲近。「黄大仙—有求必应」这句歇後语,以此表述仙师对信众的精神扶持和关爱,意指向黄大仙祈愿很灵验。黄大仙祠自1956年开放予公众以来,香火日盛。而啬色园於2010年订下迈向「绿色机构」方向,把黄大仙祠发展成「绿色庙宇」,为环保出一分力。

        黄大仙信俗是与神明相关的民间习俗,以生活形式表现其信仰内涵,深入港人生活各个方面。习俗方面:黄大仙灵签:供民众问事及求药方;每年岁末还神,岁初的头炷香,农历八月廿三的大仙宝诞,已成为香港重要的岁时风俗。2016年啬色园95周年纪庆,首办「黄大仙师上契结缘仪式」,将年幼子女与黄大仙师结谊亲,以求庇佑。通过黄大仙的上契文化,从而传承香港黄大仙信俗。


百载传承 走向世界

        黄大仙祠终年香火鼎盛,入园参访善信及中外游客,每日平均参访人数逾一万人次,其影响无远弗届。自入选国家非遗名录,啬色园更着重大仙信仰保育与传承,近年更积极传扬大仙信仰,与其他地区团体加强交流,如2017年派出经生法师团主持大献供科仪,为澳门祈福。又如马来西亚沙巴州政府筹建黄大仙庙,2018年1月13日啬色园道长远赴当地设坛,举行奠基典礼。

        随着香港信徒行脚,海内外的黄大仙信仰,遍及东南亚丶欧美澳洲等地都有供奉,如巴黎潮州会馆丶胡志明市庆云南院丶澳洲悉尼黄大仙缘清宫丶新加坡青松观都有奉祀。另一显着的例子是巴黎的法国潮州会馆,近年才增奉赤松黄大仙及提供黄大仙灵签予信众问事。

        1921年啬色园普宜坛设立,是黄大仙信仰在香港落地生根的标志,也可以说是一个艰辛过程。而成为信俗的意义,在香港经百年的传承和社会实践,已形成了一种宗教慈善文化信俗 ,其更重要的意义是带动起大众对行善的热情参与,从而造福社会。从传播路径来看,关公信俗是从山西走向世界;妈祖信俗是从福建走向世界;黄大仙信俗,是从香港走向世界。继往开来,此後将赓续和臻善大仙信仰的传奇。

法国潮州会馆

* 巴黎的法国潮州会馆,近年增奉黄大仙及提供黄大仙灵签予信众问事(作者提供)

北京恭王府博物馆「口传心授: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展

* 2018年12月北京恭王府博物馆举行「口传心授: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展馆内介绍「黄大仙信俗」(作者提供)

期刊論文

李耀輝:〈香港嗇色園黃大仙祠舉辦慶祖國六十華誕大型廟會〉,《中國道教》,2009年第6期,頁58。

李耀輝:〈黃大仙“普濟勸善”之精神〉,《中國道教》,2014年第6期,頁30。

求源:〈黃大仙的傳說與遺跡〉,《風景名勝》,2002年第1期,頁89。

周兆志、倪俊:〈赤松黃大仙在香港〉,《風景名勝》,1998年第12期,頁35。

金妙珍 :〈黃大仙信仰研究〉,《上海師範大學》,2007年。

思理:〈香港嗇色園雜感〉,《石油政工研究》,2002年第4期,頁44。

唐萼 :〈重建廣州黃大仙祠〉,《南方建築》,2000年第2期,頁34-35。

張雪松 :〈印光法師與香港黃大仙信仰的短暫因緣〉,《田野與文獻》,2007年第48期,頁1-24。

梁朝泰 :〈花地黃大仙廟及其他〉,《廣州研究》,1986年第7期,頁76。

盛珍:〈黃大仙信仰的文化內涵〉,《中國宗教》,2005年第7期,頁38-39。

陳晨 :〈推動嶺南黃大仙信仰發展的普慶壇〉,《中國道教》,2016年第2期,頁50-55。

陳晨:〈黃大仙信仰在嶺南的初傳及其本土化——以廣州普濟壇為例〉,《世界宗教文化》,2016年第6期,頁109-114。

陳慎慶:〈道教在現代社會的轉變:以香港嗇色園作為研究個案〉,《輔仁宗教研究》,2007年第16期,頁109-130。

陸琦 :〈香港黃大仙祠〉,《廣東園林》,2015年第03期,頁78-80。

游子安 :〈二十世紀前期香港道堂——「從善堂」及其文獻〉,《華南研究資料中心通訊》,2000年第19期,頁1-24。

游子安 :〈朱汝珍與香港孔教學院——一九三零年代的先賢往事〉,《華南研究資料中心通訊》,2000年第21期,頁7-11。

游子安 :〈從香港傳揚世界的黃大仙信仰〉,《珠海學院香港歷史文化研究中心》,2019年。

游子安 :〈乩筆匾聯賞析:以1920年代建立之軒轅祖祠、嗇色園黃大仙祠等祠宇為例〉(2016)。香港:珠海學院香港歷史文化研究中心,2012年。

游子安:(獅子山下譜傳奇:香港地區黃大仙信仰),輯於蕭國健、游子安主編《鑪峰古今──香港歷史文化論集2012》,頁90-115,香港:珠海學院香港歷史文化研究中心,2013年。

黃兆漢:〈黃大仙考〉。收錄在《道教研究論文集》,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8年,頁157-182。

鄒明華:〈傳說的力量:黃大仙信仰的生成與盛行〉,《民間文化論壇》,2016年第6期,頁55-62。

廖德南 :〈從宗教組織的社會服務看道教組織的現代化——以香港嗇色園為例〉,《宗教學研究》,2010年第2期,頁214-217。

錢興地 :〈黃大仙傳說與道教神仙觀念的統一與偏離〉,《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3年第1期,頁99-101。

閻江 :〈傳說、祠廟與信仰的互動——黃大仙信仰的嶺南階段及其發展〉,《長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年第4期,頁14-22。

閻江:〈黃大仙民間傳說與廟宇的考察——以粵港為背景〉,《學習與實踐》,2007年第5期,頁160-165。

鍾向陽:〈嶺南黃大仙〉,《嶺南文史》,1999年第1期,頁55-57。

歸瀟峰:〈香港嗇色園參訪記 關於道教場所發展的幾點思考〉,《中國道教》,2016年第1期,頁70-71。


研究書籍

《蛻變中的嗇色園黃大仙祠》。香港:嗇色園出版,2011年。

天涯不曉生:《奇廟》。香港:次文化堂,2004年。

吳麗珍:《香港黃大仙》。香港:三聯書店,1997年。

邱瑜、孫希如、韓小娟、馬曉榮編著:《黃大仙傳說》。杭州:浙江攝影出版社,2014年。

游子安、危丁明、麥錦恆、鍾潔雄:《利物濟世——香港道教慈善事業總覽》。香港:香港道教聯合會出版,2011年。

游子安主編:《香江顯迹——嗇色園歷史與黃大仙信仰》。香港:嗇色園,2006年。

游子安主編:《道風百年——香港道教與道觀》。香港:蓬瀛仙館道教文化資料庫,2002年

游子安主編:《爐峰弘善——嗇色園與香港社會》。香港:嗇色園,2008年。

程向陽:《金華山黃大仙》。金華:雙龍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出版,2014年。

黃兆漢、鄭煒明合著:《香港與澳門之道教》。香港:加略山房,1993年。

黎志添、游子安、吳真:《香港道堂科儀歷史與傳承》。香港:中華書局,2007年。

黎志添、游子安、吳真著:《香港道教——歷史源流及其現代轉型》。香港:中華書局,2010年。

黎志添:《廣東地方道教研究——道觀、道士及科儀》。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7年

蕭國健、游子安主編:《1895-1920年代——歷史鉅變中的香港》(2016)。香港:珠海學院香港歷史文化研究中心,及嗇色園,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