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事务

文化承传 非遗保育

黄大仙非遗保育

香港地道的宗教民俗「黄大仙信俗」,2014年成功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是香港地区首次以神仙信俗列入国家级「非遗」,而其他项目多属节俗、表演艺术类。黄大仙信仰发展出宗教与慈善结合的特色,在香港以至海外华人社区广为流传。

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香港黄大仙信俗 

*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香港黄大仙信俗(啬色园提供)

黄大仙信仰初起于浙江金华地区,明清之际传入岭南。从番禺始基,花埭弘扬,西樵迁化,香江显迹,港澳流播至今一百多年。1915年,西樵普庆坛的梁仁菴道长将黄大仙画像带来香港,力行「普济劝善」,传入香江刚届百年,得道多助而列入国家级「非遗」。1921年与冯萼联等道长择竹园村现址设坛,初名「赤松仙馆」,以「普宜坛」为坛号,八月正式成立「啬色园」作为管理机构。1925年,始定名「赤松黄仙祠」。

非物质文化特点是以人为载体、以人为主体,传承和延续主要靠传承者的口传心授、代代相传。香港黄大仙信俗传承团体为啬色园,近百年来,贯彻黄大仙「普济劝善」之宗旨与「有求必应」之厚德。难能可贵的是,清末以来至1960年代,广东三间黄大仙祠相继废圯,在近现代传承过程出现断层;而啬色园普宜坛成为硕果仅存供奉黄大仙的祠庙,一直薪火相传至今,延绵道脉,成为与香港社会同步成长的着名祠宇。

黄仙祠选址,座北朝南,位于九龙半岛正中,背枕狮山,面对鑪峰。建筑物的整体已取得了雄山持护、安稳泰然的架势。大仙祠所在的竹园,本属市郊,战后内地大量移民涌入,成为人口密集地区,黄大仙下邨于1957年落成,带来地区面貌的钜变,黄大仙祠成了沧海桑田之地标。到1969年,此地发展成为一个新的社区,更以「黄大仙」命名。把一个地方行政区贯以神名,黄大仙区肯定是空前的,「地以神名」所反映的除了大仙祠作为名胜的地标作用,也是对其「普济劝善」善业的肯定。及后,地下铁路观塘至油麻地线的列车服务,在1979年通车,设黄大仙、彩虹、鑽石山等车站。仙祠位于地铁站出口,交通更为方便,此地利条件在全港庙观之中可说是得天独厚。

啬色园黄大仙祠既与时并进,又不失既定宗旨,多元社会服务的开办,是由传统祠庙蜕变到现代宗教慈善团体的一个典范。「普济劝善」是香港黄大仙信徒一直遵奉的信仰原则,早在清末建坛时已经确定。1924年啬色园于九龙西贡道首创药局,赠医送药;及后推行慈幼安老服务;以「劝善」的原则出版善书及兴学育才。在香港这样一个移民社会中,普济劝善原则的长期奉行,使黄大仙信俗代表了广大香港市民对慈善的礼敬和亲近。「黄大仙—有求必应」这句歇后语,以此表述仙师对信众的精神扶持和关爱,意指向黄大仙祈愿很灵验。黄大仙祠自1956年开放予公众以来,香火日盛。而啬色园于2010年订下迈向「绿色机构」方向,把黄大仙祠发展成「绿色庙宇」,为环保出一分力。

黄大仙信俗是与神明相关的民间习俗,以生活形式表现其信仰内涵,深入港人生活各个方面。习俗方面:黄大仙灵签:供民众问事及求药方;每年岁末还神,岁初的头炷香,农曆八月廿三的大仙宝诞,已成为香港重要的岁时风俗。2016年啬色园95周年纪庆,首办「黄大仙师上契结缘仪式」,将年幼子女与黄大仙师结谊亲,以求庇祐。通过黄大仙的上契文化,从而传承香港黄大仙信俗。

黄大仙祠终年香火鼎盛,入园参访善信及中外游客,每日平均参访人数逾一万人次,其影响无远弗届。自入选国家非遗名录,啬色园更着重大仙信仰保育与传承,近年更积极传扬大仙信仰,与其他地区团体加强交流,如2017年派出经生法师团主持大献供科仪,为澳门祈福。又如马来西亚沙巴州政府筹建黄大仙庙,2018年1月13日啬色园道长远赴当地设坛,举行奠基典礼。

随着香港信徒行脚,海内外的黄大仙信仰,遍及东南亚、欧美澳洲等地都有供奉,如巴黎潮州会馆、胡志明市庆云南院、澳洲悉尼黄大仙缘清宫、新加坡青松观都有奉祀。另一显着的例子是巴黎的法国潮州会馆,近年才增奉赤松黄大仙及提供黄大仙灵签予信众问事。

1921年啬色园普宜坛设立,是黄大仙信仰在香港落地生根的标誌,也可以说是一个艰辛过程。而成为信俗的意义,在香港经百年的传承和社会实践,已形成了一种宗教慈善文化信俗 ,其更重要的意义是带动起大众对行善的热情参与,从而造福社会。从传播路径来看,关公信俗是从山西走向世界;妈祖信俗是从福建走向世界;黄大仙信俗,是从香港走向世界。继往开来,此后将赓续和臻善大仙信仰的传奇。

法国潮州会馆

* 巴黎的法国潮州会馆,近年增奉黄大仙及提供黄大仙灵签予信众问事(作者提供)

北京恭王府博物馆「口传心授: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展

* 2018年12月北京恭王府博物馆举行「口传心授: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展馆内介绍「黄大仙信俗」(作者提供)

author

游子安
珠海学院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中心